未分類

從第一次找看護就踩雷的經驗 談尋找看護的心思建設與應對之道

三月初到現在,由於 Daphne 的父親住院,幾乎天天都在家裡、任务、醫院三地來回奔忙,為了讓自身與家人略微有喘气空間,在不甚寬裕之下,暫時咬牙燒錢請了看護,同時上網到相關社團爬了一些文章,也詢問身邊的伴侣,良多人都有類似經驗:家人抱病照護,已經是長期抗戰,家屬還需為了家人病情、心思狀態升沉感应精力煎熬,同時面臨素質差的看護照護問題而不知所措,以是趁著自身還有深入印象時做個經驗分享。

更多糊口隨手拍與動態都在Daphne的或,歡迎追蹤。

閱讀本文之前,請詳閱說明

寫這篇文章的初志,並非慫恿家屬與看護對立,要家屬極盡所能挑看護弊端。每個病情面緒升沉、個性、糊口習慣大差别,看護一接办就要在短時間內適應、磨合,對病患來說也是在適應,雙方都有其難處需降服,不否認從事照護任务賺的是辛劳錢。看護如能與病患家屬順暢溝通、協調、相互體諒,讓病患在心思與心思获得最舒適照護,當然皆大歡喜。

文章僅就找「住院看護」的經驗談,居家看護由於還沒遇過,加上家庭與醫院照護,光是環境與须要重视細節就有極大差異,故不在此篇討論範圍。

看護來源

初度想找看護照顧住院中的家人,大多沒有頭緒。可间接從醫院護理站申請最快,一來醫院协作的看護仲介公司必然是正当备案的公司/組織,二來當對看護做法有異議時,最少有護理站的反应管道。

不過這僅能做开端的把關,我們透過醫院護理站申請,找到的第一名看護大姐,就讓 Daphne 與家人,感应很「雷」。推測是因為,該位看護大姐是第一次調來父親住的醫院服務,是以護理師們也無從得悉評價。只是基於父親將轉院,我們並沒有筹算要投訴。

以下是 Daphne 無法接管的局部:

在病人眼前碎念病人不着力

不着力不是病人願意的,當抱病前本来個性就極為敏感懦弱的病患,在抱病後會更明顯,即便不鼓勵也不要在病人眼前一向出口負面語言。

衛生問題

在給父親喝水時,我們都是把保溫杯內的溫水,倒進小杯子,用大頭型的棉花棒,沾打水給父親吸咬,防止嗆到,但是看護大姐是间接用棉花棒放到保溫杯沾水後,再給父親吸咬,实现後,又把统一根棉花棒沾回保溫杯的水,如斯一來,把口腔細菌帶回保溫杯,下一次喝的水就不是乾淨的水。

身為看護,沒有根基衛生观点,實在使人驚訝,除此以外,還發現吸化痰劑的罩子沒有洗濯、器皿洗濯很隨便、還有看護大姐自身就晓得要戴口罩,卻在父親收支大众空間時沒有給父親戴上口罩…。(我們確實有準備也奉告了)和戴上手套替換成人尿布時,觸碰尿布的手又碰着病人棉被,有感染細菌之虞。

每個家庭衛生觀念、病患糊口習慣差别,認為能够接管的家屬就略過囉!

主觀设法強很自我,愛亂教亂做

良多看護做久了,都有一套自身的干事体例。 Daphne 認為只需是順手、不危及病患宁静與安康,根基上是能够接管的。但是看護大姐居然在該給父親喝營養品時,問父親會不會餓,父親說不餓,這一餐便沒有給父親喝。醫生開這配方要定時給病人吃当然有其意图,跟病人餓不餓無關,看護居然聽病人的,不是聽醫生/護理師唆使干事,跟她提了又愛頂嘴說這不必那不必(那花錢請她是??)大要在看護大姐眼中我們是不懂事的死丫頭屁孩。

若何觀观察護是不是適任

當人出現不测而住院時,常常令其家屬措手不迭,兼忙著辦住院手續、採買備品、照顧家人,忙得焦頭爛額,沒有太多時間逐一去打聽比較看護優劣,只能從護理站申請最節省時間,哪位看護有空檔就派誰來。既然沒有太多時間與打聽,但是開始請看護後,仍可從一些細節與技能,穿插觀察這位看護在你們家屬眼中是不是適任。

照護前溝通

照護之前除奉告醫護唆使的天天例行任务,也可多奉告看護一些被照護家人在乎的一些小細節、個性、爱好。跟看護互加LINE坚持聯繫,當家裡不但一名兄弟姊妹時,可一併插手群組,但是統一讓牢固一名家屬與看護联系、發言,防止人多嘴雜意見多,反而讓看護難干事。

不定時前去病房探視家人

不定時前去病房探視住院中的家人,天天時段都不要一樣,偶爾挑一些冷門時段探視。算是一個突擊的動作。當家中成員有足夠時間與人力時,乃至一天当中,早上、凌晨都有差别的人前去探視,就晓得看護有沒有確實根据醫護唆使干事,有沒有打混得太誇張。

检查器皿潔淨度

检查器皿洗濯後的潔淨度、包尿布体例、換尿布頻率、置物櫃內外物品擺放等細節,几多能看出這位看護干事有沒有細心嚴謹。家屬與病患自身就有嚴重潔癖、強迫症者,很能够會對看護做法無法接管,這點就须要自身去調適,看自身願意得過且過到什麼樣的水平。

與護理師、同病房病患、家屬、看護交换,維持杰出關係

家人非短時間能出院時,看看病房周邊環境,有沒有比較好心的「眼線」,與護理師、同病房病患、家屬、看護交换,維持杰出關係,護理師來幫忙送藥、量血壓時,多說「謝謝」、「辛劳了」,對他們客氣對他們好,他們也會對你好。平時在不影響其任务、歇息条件之下,與周邊環境這些人小小閒聊,几多能穿插得悉、確認一些蛛絲馬跡。哪些看護個性若何、干事、風評若何,護理師們其實都看在眼裡。

且同病房的病患、家屬、看護剛好能在自身不在住院家人身邊時,晓得一些狀況。Daphne 有一次在與同病房病患閒聊時,聽到該病患说起,照顧 Daphne 父親的看護大姐,凌晨睡覺打呼很大聲,態度差到讓他想罵人。當然不能只聽單方面說法,但是仍能給家屬一些警覺性。

檢視備品用量

统一家看護公司在同醫院會相互增援任务很一般,是功德,但「備品」也會相互增援借調,借了不必然會還,很在乎也有時間的家屬,可天天檢查備品有沒有異常耗损。成人尿布、看護墊、棉花棒、藥膏、口罩等大巨细小醫療清潔用品、備品耗材,買下來不少錢,別不知不覺被你家看護,慷别人之慨而不自知。

時常關心被照護家人的生心思狀態

探視住院中的家人時,不要太直白地在看護眼前問家人這位看護好不好,用技能式詢問:「昨晚有睡好嗎」、「尿布有沒有濕」、「感覺若何」….等旁敲側擊法,假设睡不好,除疾病、個性、心思身分導致,也有能够因為看護照護與清潔方式,讓病人感应不舒適,家屬可從病人的反應找出缘由。

有些中風病患意識清晰但是表達不清,可預設問題,讓他們能用寫字,或是用簡單指令表達,比方點頭、搖頭、搭配字卡…..。做到順暢溝通,當外界大白他要表達的意义,病患心裡便不會有挫敗感,加強對日後復健的决定信念。

碰到主觀意識強、愛亂教的看護,要堅持立場

所謂人善被人欺,良多很油條的看護是連醫護都不放在眼裡的,你對他客氣,他會騎到你頭上去。這不是針對看護的呆板偏見,而是人道本如斯。

Daphne 過去在電子業時帶過一個班,十幾位共事的產線,有些人很自律,不必盯,就會把任务做好、做得殷勤,有些人你必然要盯他,不然他還會多歇息一二很是鐘才進無塵室任务,一樣米養百種人。

一開始就鐵面嚴格一點,上軌道後再視情況佛系對應,你要適時的出現、適時的強硬,讓看護晓得你有在盯,看護不照做時,說:「我們是有付錢的,醫師與護理師唆使XXX,再麻煩看護年老大姐多多幫忙。」

你太客氣,對方就覺得你寬鬆好講話,他們就跟著隨便。根據伴侣經驗,一開始很嚴格办理,後來看護也習慣了嚴謹的任务形式,便不须要他們盯著。只是此中力道拿捏须要聪明,若何讓對方覺得你只是嚴格為家人好,不是在找麻煩,是門學問。画蛇添足導致看護把氣出在家人身上就不好了。

結論

第一次找看護可怜踩雷,但是與父親同病房的別床看護就很是天使,不是照顧我們這床,卻給了良多建議與協助,家屬不在也一樣認真干事,不打混不偷懶,以是也是有很好的看護。只是今朝在網路爬文與周邊伴侣經驗,對於看護都是負面評價占多数,無論本籍外籍都有優劣看護,各行業都有老鼠屎。重點是碰到不適任看護不要包涵面,該換就換,長照是一條漫漫長路,勉強妥協但是苦了自身與抱病的家人。

在搜尋資料時,看到兩種看護媒合 APP ,「優照護」與「家天使」,供给給有居家照護须要者參考。

更多糊口隨手拍與動態都在Daphne的或,歡迎追蹤。